贝博体育手机版-​中国出口韧性为何如此强

受疫情冲击,我国出口明显承受压力。例如1~2月我国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同比下滑17.1%。3月以后,海外疫情陆续暴发,多数经济体疫情防控不断升级,经济几乎按下“暂停键”,这对我国外需的恢复产生了较大的压力。

但是,3月以来,我国出口贸易又呈现出了较大的韧性。3月我国出口降幅收窄至-6.6%,4月一度转正,尽管5月再度转负,也仅下滑了3.3%。

一方面,短期的反弹与订单集中释放有关。1月底以来,我国为防控疫情,各项经济活动几乎暂停,随着3月以来复工复产,前期积压的出口订单集中释放。我们可以看到PMI指数中新出口订单和在手订单都在3月大幅反弹,但随后再度下滑,尤其是新出口订单,说明海外疫情蔓延对外需的影响开始显现。

另一方面,近期的韧性与疫情相关产品高增长有关。通过历史数据考察,我们发现,疫情相关产品如纺织纱线以及医疗设备等出口占总出口的比重一般在5%左右,而4~5月份这些产品出口比重大幅上行。4月疫情相关产品出口比重提升到8.1%,5月进一步提升到11.0%,创下历史新高。

疫情产品的高增长,对出口起到了很大支撑作用。4、5月纺织纱线同比上涨49.3%和77.3%,医疗设备同比上涨50.3%和88.5%,疫情产品分别拉动4、5月出口增长2.7和5.2个百分点。换句话说,如果剔除疫情相关产品,5月出口增速将由-3.3%扩大到-8.5%。

全球疫情错位,中国占比飙升

尽管疫情相关产品高增长对出口有一定支撑,但这些产品出口占比仍相对较低,历史最高也只有11.0%。即使将这些产品剔除,我国出口降幅依然远远小于其他经济体。那么我国出口的韧性来自哪里?中国和其他国家疫情的错位或许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国疫情对经济影响最严重的时期是在2~3月份,当时海外需求依然不错,但国内供给端受到压制,出口下滑明显。而海外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在4~5月份,其他国家的生产供给受到较大影响,从而增加了对我国产品的进口需求,很大程度上支撑了我国近期的出口。

所以4~5月份,主要经济体从中国进口的比重明显上升。以美国为例,贸易摩擦后,美国进口中来自中国的占比大幅下滑,最低达到10%,为2003年以来的新低。而4~5月份这一比例大幅飙升,提高到了22%以上,重返贸易摩擦之前的水平。

与此同时,美国从其他主要贸易国进口的比重明显下滑,例如5月从墨西哥和加拿大进口的比重已不足10%,相比3月份分别下滑了6.4和3.2个百分点。

欧盟和日本等中国主要贸易国也有相似的特征。4月欧盟27国从中国进口的比重大幅上行至23.7%,创历史新高,较3月份上升了7.8个百分点;自其他主要贸易国进口的比重则明显下滑。日本5月从中国进口的比重大幅上行至30.1%,也创历史新高,较2月份上升了17.2个百分点。

此外,我们也发现,东南亚、印度以及墨西哥等与中国有贸易竞争关系的国家,4~5月份出口均出现了大幅下滑。其中,墨西哥5月出口同比跌幅较4月份扩大16个百分点至56.7%,菲律宾和印度4月出口同比跌幅分别达到50.8%和60.3%。

产业链有惯性,但出口仍有压力

我国出口的韧性,其实和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重要地位有关系。完整的工业体系、完备的基础设施,奠定了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难以取代的地位。根据Stefan Angrick(2019)测算,中国加入WTO后开始快速向价值链上游移动,高复杂程度的产品出口份额不断提升,同时低复杂程度产品仍保持较大的市场份额。

比如,美国汽车行业对中国的直接依赖度不足5%,但据Richard Baldwin等人测算,如果再考虑进口的相关零部件对于中国依赖的话,综合依赖度实际高达约20%。

不过往前看,我国出口将延续负增长的状态,依然有压力。

一方面,近期海外疫情二次暴发,需求端仍然受到压制。6月PMI指数中新出口订单也仅恢复至42.6%。

另一方面,4~5月海外自中国进口比重上升较多的产品,大多不是之前重点进口产品。随着海外工厂陆续解除封锁状态,尤其是东南亚地区(除印度外)基本在6月陆续复工复产,海外对来自中国产品的需求有所下降。

作者单位:中泰证券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lixunlei0722”。

文章作者

梁中华

李俊

打开第一财经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