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连续两季度负增长,日本成疫情下进入衰退的最大经济体

GDP连续两季度负增长,日本成疫情下进入衰退的最大经济体

5月18日,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海外需求疲软,预计日本经济将大幅下滑。

据日本共同社18日报道,日本内阁府当天发布的日本2020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初值显示,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GDP比上季度下滑0.9%,换算成年率为下滑3.4%,连续两个季度呈现负增长。其中个人消费环比减少0.7%,企业设备减少0.5%。出口环比减少6.0%,进口减少4.9%。公共投资和住宅投资也有所减少,主要项目均呈负增长。

“这使日本成为‘新冠疫情时代’正式进入衰退的最大经济体(编者注:GDP环比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即可认定为经济衰退),德国与法国可能也将步其后尘。”《华尔街日报》18日撰文指出。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首席日本经济学家德瓦利尔(Izumi Devalier)表示,日本经济在陷入新冠疫情冲击时处于非常疲弱的状态,“但真正的大麻烦将发生在4、5、6月份,到时候经济将出现三个季度的负增长。”

据彭博社5月15日援引分析师的话预测,日本第二季度GDP将缩水21.5%。

日本经济“步履蹒跚”

去年10月,日本政府将消费税从8%提高到10%,消费支出随之下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此举将有助于偿还发达国家中最高的国债,并为随着日本工人年龄增长而不断增长的社会服务需求提供资金。

几天后,台风袭击了这个国家的主要岛屿,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并进一步拉低了经济活动。而在此之前,由于全球需求放缓以及美中贸易摩擦的影响,日本去年的出口数字一直在稳步下降。

这种情况到了今年甚至更糟。

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打击了日本的出口,还迫使日本推迟了被看作是提振经济“强心剂”的东京奥运会,随后为了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与其他国家一样,日本采取措施使全国进入了一种“软封锁”状态。

这一决定对经济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在从4月开始的“紧急状态”下,日本关闭了边境、学校停课、企业关闭,人们不得不呆在家里,导致消费水平大幅下降。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东京最繁华的商业区基本都处于关闭状态。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平时异常繁忙的新宿火车站在紧急状态期间客流量下降了70%。通常挤满了游客的城市旅游景点也变得异常清冷。

疫情下惨淡的旅游业和出口

最近的数据早已暗示了日本本季度经济增长可能受到的严重打击。据日本国家旅游局的数据显示,3月份赴日游客数量同比下降93%,仅略高于19万人。2020年整个第一季度,外国游客在日本的消费下降了42%;4月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更是暴跌至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1年福岛核事故之后的水平;仅在4月头20天,日本的出口就下降了逾五分之一。据《纽约时报》报道,日本内阁府一项针对经济观察人士的月度经济展望调查的数据达到历史新低,其结论是“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本已极其严峻的经济状况将进一步恶化。”

在国内疫情逐渐受控的背景下,经济复苏成为各国政府迫不及待推进的重点内容。5月14日,安倍晋三宣布,提前解除除东京都、大阪府等8个都道府县之外的39县的紧急状态。这是日本4月7日宣布紧急状态、4月16日将其范围扩大到全国后首次宣布解除紧急状态。

解除全国范围紧急状态的决定让人们看到了希望,这意味着日本服务业现在有机会启动缓慢的复苏。

但彭博社指出,随着全球需求继续受到打击,制造商可能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报道指出,如果没有疫苗,日本和其他国家一样,将面临进一步感染的风险,并将不得不再次关闭部分经济。

日本瑞穗证券公司首席市场经济学家上野康成(Yasunari Ueno)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日本出口商需要的全球经济复苏可能是缓慢的、断断续续的,“任何认为制造业将成为复苏催化剂的预期都是无稽之谈”。

摩根大通首席日本经济学家宇井宏(Hiroshi Ugai)表示,PMI数据仍显示服务业活动远弱于制造业,但这种情况可能在第二季度发生改变。

对于日本的服务业而言,另一个可能延长衰退的因素是旅游业,这曾是“安倍经济学”(Abenomics)最明显的成功故事之一。直到2019年,前往日本的海外游客数量在过去8年里增长了约5倍。

然而,东京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教授、日本央行前董事会成员白井百合(Sayuri Shirai)表示,依靠在疫情之前创造经济增长的企业来带动经济在未来几年是不可能的,经济活动要恢复到接近以前的水平,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

“旅游业一直是经济增长的一个小但重要的驱动力,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复苏。原本为了奥运会而贷款的酒店和餐馆等企业,现在可能会发现自己无力偿还债务。”白井百合告诉《华尔街日报》。

东京智库瑞穗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高级经济学家枝田健太郎(Kentaro Arita)也向该报表示,如今已经很难避免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或者更严重”,他说。

靠政府,行不行?

白井百合称,未来很多年,企业自身能力将非常有限,这就需要政府持续给予支持。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5月14日,安倍晋三表示,日本政府计划在6月17日本届国会会期结束前,通过第二份补充预算案,为缓解新冠疫情的进一步举措提供资金。

到目前为止,日本现有的经济刺激预算已经超过了该国GDP的20%,如果在一年前,这个数字可能会显得很多。但是,由于美国已经承诺提供几乎两倍于此的资金来支撑其经济,日本——过去经常因其使用债务资助的刺激计划而受到批评的国家,现在也被指责在其复苏计划上没有投入足够的资金。

另一方面,《华尔街日报》指出,对于在疫情面前“溃不成军”的多个国家来说,日本的就业情况比其他国家好很多。“但在就业损失方面,这并不意味着工资、收入和市场情绪没有受到冲击。”美银美林的德瓦利尔认为,保住人们的工作并不足以保证国内需求将会复苏。她表示,这些情况可能会形成一个“不利的反馈循环”,需求复苏疲软会使人们更加谨慎,进一步拉低需求。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将需要对家庭和企业提供更多的援助。“归根结底,政府需要做得更多。”她说。

责编:张六陆